2011年5月12日

Here I Stand (這就是我的立場:宗教戰爭) 心得:介紹篇



其實這一類的文章,我很久以前就有動筆的想法,不是因為每次玩都會發現新的發現,而且也迫於時間問題,所以到了現在才寫出來,這邊這一篇主要是介紹一下什麼是Here I Stand,給剛接觸的人知道一下這款遊戲,往後幾篇將會開始講我對於六大勢力的心得和攻略,這邊的攻略我將專注於1532年部份,由於對我來說,1532年一開始就白熱化,而且1532年劇本也是用來比賽用的劇本,感覺平衡度比較高。

以下將會是我講解的順序,完全依照玩家順序一樣:http://www.blogger.com/img/blank.gif

鄂圖曼篇(Ottomans)
哈布斯堡篇(Habsburgs)
英國篇(English)
法國篇(France)
教宗篇(Papacy)
新教徒篇(Protestants)


Here I Stand 是什麼樣的遊戲呢,這款遊戲雖然副標題下了「宗教改革戰爭」這樣的字眼,不過戰爭並非這遊戲的全部面貌,這遊戲到像是冰與火之歌,外交才是這款遊戲主要的重點,當然地,因為這款遊戲是以卡牌驅動為機制,以及戰爭是採用骰子決定,所以運氣也占了不小部份,因此這也是優點也是缺點,或許有人會對於爛骰固然令人氣餒,不過玩過戰爭遊戲的人都可以知道,這個可以藉由機率計算來克服。唯一要說運氣的地方,就是抽到的牌,有些關鍵牌早出現晚出現會讓戰局出現很大的變化,同時也讓這遊戲帶來新鮮感~

完全仿傲歷史---BGG上已經有某個大學的歷史系教授以這款遊戲教導1517~1577這段的歷史。
卡牌驅動系統,
互相牽扯的外交,

歷史這點真的讓這款遊戲有趣很多,過程中有玩家就去找了歷史方面的資訊,所以下次玩得時候,過程中就開始聊各種卡片背後的歷史故事,真的是玩了一款學了很多 XD

這些優點讓這款遊戲成為我心目中No.1的遊戲。到目前為止,只要有人在喊要開Here I Stand,也湊足6個人,我可說是馬上開來玩~

好了,在開始簡略講解這款遊戲之前,我先講什麼是卡牌驅動系統。



以這張卡為例,這張是教宗的家族卡,卡片左上角的4代表點數,下面的文字敘述則是這張卡片的事件。因此,當到你的回合時,你會有兩個選擇,不是使用點數執行動作,不執行事件,就是放棄使用點數,直接用卡片的事件。總而言之,遊戲流程就是六勢力依照既定的順序每個人放一張牌,使用點數或事件,然後輪到下一家,直到所有人都喊pass為止。

HIS遊戲內每一時期(遊戲內用Turn形容),大致上分作七個階段:

第一,抽牌階段

每個勢力看自己勢力卡上方塊處,普通情況會在上面方著標示著該勢力徽章的方塊,每當你打下一做關鍵城市,就把一個方塊放到地圖上,同時展現底下的分數和手牌,手牌就是代表你這一階段能抽牌數量。同時如果擁有殖民地或征服海外的,也擲骰看能不能拿到黃金(也就是手牌)。手牌當然越多越好,因為代表著你能作越多事情,由於卡片上某些事件會幫助特定的勢力,因此越多卡片也擁有越多的外交籌碼。




第二,外交階段

這邊就開始讓遊戲有趣的地方了,在這邊玩家可以進行各種交易,特別這款遊戲允許玩家可以獨自拉到一旁進行密室交談,這時候就是開始交易各種事件的施放...
「等等一開始你放這個事件,然後我用這個事件幫助你」

同時這階段也是可以進行聯盟,維持一個時期的盟友。以及停戰,如果單方面求和,戰爭勝方將可以獲得勝利點數。
這一階段教宗還擁有一個特殊的籌碼,就是英國的離婚權,這個就牽扯到很有趣的歷史故事,當年亨利八世為了跟哈布斯堡聯盟,取了他過世哥哥的老婆凱瑟琳,卻沒想到一直都無法生出男孩。這讓亨利八世很不高興,由於亨利八世堅信女皇當政都不會有好下場,但因為基督教不能離婚的教義,面臨困境的亨利八世就以聖經上「娶其嫂,不得其子」的理由跟教宗請求離婚,然而,這卻丟了個燙手山芋給教皇,因為當年上一任教皇還特別開恩准許亨利八世取凱瑟琳,如果同意離婚的話豈不是拍自己一巴掌。

讓教宗最煩惱的一點,還不指這些,由於凱瑟琳是現任神聖羅馬帝國(哈布斯堡)皇帝的阿姨,查理五世(皇帝)當然不願意凱瑟琳離婚,想想看,自己的阿姨被休掉臉上多掛不住,於是查理五世同時也跟教宗施壓。教宗當然不感招惹這個武力強權,於是就拖延離婚的事宜,後來就是大家知道的歷史,亨利八世為了離婚就創立了英國國教,自己辦理自己的離婚事宜。

遊戲中,教宗就擁有這個「離婚」權力,同時英國的家族卡也同時反映出這樣的衝突,英國的家族卡也賦予英國自己離婚的權利,但是同時也代表放棄使用家族卡上的5點CP,英國要不要留住自己的家族牌,給予教宗好處讓你離婚?還是自己來?

對教宗也是個兩難的題目,同意離婚亨利八世將會跟安.博琳結婚,同時也會帶教宗頭痛的新教徒進入英國,這個雙面刃就看彼此的談判結果了。

外交最後一部分就是開戰,這又跟其他遊戲不同,HIS當中玩家不能隨意地把軍隊移動到對方領土,必須先支付開戰費用,然後雙方進入戰爭狀態,這時才能攻擊對方的城市。同時HIS也模仿各勢力歷史上的外交狀態,像哈布斯堡跟教宗就需要4點CP才能開戰,英國和哈布斯堡本來需要3點,如果英國休了皇帝的阿姨,那麼開戰點數降到剩下1點CP(以阿姨被羞辱作為開戰理由等)。由於不能隨意背刺,這一點設計讓彼此的談判會有實質上的幫助(不用老是要重兵防守彼此邊境)。

第三,春季佈署

這邊各勢力可以把放在首都的重兵移動自己領土的任何一處,準備在行動階段時展開攻擊,春季佈署也是因應於冬季撤回階段,冬季部份往後在講。




第四,行動階段

這邊就是真正的開始放牌,執行行動的階段,由鄂圖曼開始,依照哈布斯堡、英國、法國、教宗,最後新教徒這順序各勢力放一張牌行動(使用牌的CP或事件),新教徒放完牌之後,又換到鄂圖曼開始放牌輪流下去,直到所有人喊pass,這一階段才宣告結束。

順帶一題,這遊戲還有一點不太一樣的地方,在於主要的城市都是上圖方塊形狀的地區,這些地區稱之為關鍵城市,不像其他遊戲移動軍隊過去,然後擊敗守軍就可以奪走城。每作城都需要大量的牌才能辦法攻陷,首先,你要移動軍隊到此城,然後宣告圍城,等下次輪到你放牌後,再放一張牌,宣告攻城,如果把守軍殺光,那就成功奪下這作城。反之要是沒殺光,那還要等下一輪再放一張牌攻城,從上面就可以看到,每次攻城耗費大量的牌和時間,要是外交部份沒做好,旁邊有人作梗用事件婊的話,真的就是賠了夫人又折了兵。

被什麼事件婊呢?由於HIS裡的軍隊有分成兩類,正規軍跟傭兵,正規軍的造價比傭兵貴1倍,而傭兵的戰力卻跟正規軍完全一模一樣,但是事件牌有不少都是婊傭兵的,像是「沒有支付傭兵薪水」、「傭兵背叛」之類的事件牌,不用傭兵軍隊硬是比別人少一半,用傭兵幫你打城又怕別人用事件婊你,這時要怎麼辦?這就是外交手腕的問題了,上兩階段的時候就要想辦法把這些事件牌搓掉,不是讓對方保留不放,就是提早讓對方打在別人身上...

第五,冬季撤回

這一階段所有勢力都要把圍城的軍隊撤退,所有在戶外沒有待在城內的軍隊都要撤回到城市內,不過最多四名單位,多餘的要撤回到首都。因為有這一條規則存在,因此大部分的勢力都會聚集一批主力軍。

第六,海外擴張

在行動階段當中,哈布斯堡、英國、法國都可以使用CP送探險家,征服者到海外,探險家可以給你分數,征服者則是給你分數跟牌。當然,征服者難度比較高。

最後,計算勝利

到了這些段,檢查是否有人達到25分,有的話超過25分者勝利,多人超過則是看超過最多者勝利,平手則是看上一時期分數最多者勝利。如果都沒有超過25分,但是第一名勢力超過其它勢力5分以上,那麼第一名勢力也同時獲得壓倒性勝利(基本上只有1517年劇本才有機會,1532年劇本根本無法達成)。


以上...就是HIS的基本流程,說了那麼多其實我也沒有講到什麼叫做「互相牽扯的外交」,HIS我覺得比冰與火迷人的地方在於各勢力都彼此有關系,即使兩勢力可能地理上幾乎不可能接觸,但是其中一個垮台,其他勢力都會牽扯到,就這樣說吧,以鄂圖曼來說,他是地圖上東邊的軍事強國,因此唯一能對抗的只有哈布斯堡,然而,要是鄂圖曼被哈布斯堡幹掉,擁有壓倒性手牌數量的哈布斯堡就無人可以牽制,如此一來哈布斯堡對於其他國家,法國(或擁有護教聯盟的新教徒)就像是個暴衝的馬車,一不小心查理五世就帶領大批軍隊輾過來了。萬一哈布斯堡打得是新教徒,那麼跟新教徒對抗的教宗就會因此獲利,英國也會因為新教徒被打,而無法再英國境內傳教。

於是,一國垮台就這樣環環相扣,會對各勢力產生影響,這也是各勢力底下外交角力的重點,像法國雖然離鄂圖曼距離遙遠,但是法國其實暗中是希望鄂圖曼獲勝的,最重要地!表面上根本沒有同盟關係,但是暗通款曲彼此互相幫助...就如同史實一樣。

至於鄂圖曼1532年劇本怎麼攻略~下回分曉!

4 則留言:

roy 提到...

哭哭 每次看到你的文章 我就想敗家了........

無以名狀的城主 提到...

如果你能找到其他5個願意跟你玩的,或者是原本就有跟你一起玩冰與火的咖。

那真的超級推薦這款,喜歡外交談判的一定會喜歡這款。我每次玩都會有新的感受,這倒是我第一次玩桌遊會有這種感覺的。極力推薦!

chester's secret place 提到...

請問城主有沒有中文化卡片,因為我剛剛入手了here i stand, 可以嗎?

無以名狀的城主 提到...

我有把中文卡表上傳到BGG了,過幾天之後應該可以就可以看到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