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10月16日

Nodwick (爛命侍從) 和 The Big Cheese

以下這兩款遊戲都是那天小蟹也有一起拿出來玩的。除了樹屋以外,遊戲時間都是相當短且有趣的遊戲。


最先拿出來玩的就是Nodwick(爛命侍從):



這個Nodwick,一開始就展現獵奇圖片的是誰呢?

桌遊革命:Nodwick the Card Game 爛命侍從就有介紹 ─

Nodwick是名矮小大鼻的侍從(henchman)...在冒險小隊中其主要職責是運送補給、引誘怪物、觸發陷阱等重要任務。因其體質特殊,幾歷死亡皆輕易被復活,在僧侶Piffany強力的醫療膠布下,斷首斷腳的Nodwick總能回復完好。某次化作灰燼然後加入適量的熱水,仍可回復完好,當真是一條爛命。


我看到這裡..心裡只有一句話:
「媽啊!阿尼又被掛了!」

還真的有夠爛命啊 XD

這次的故事背景:

現在是第76屆錦標賽中的最後一個競賽項目中,這次的比賽項目就是要將自己的侍從跟平台上的包裹交換,不過要注意的必須交換後重量不變..不然,我就這樣講吧,有人就準備清理屍塊了。

本來比賽進行的好好的...突然有位侍從打了個大嗝。

Bellllchhh!

「喔,天啊,這個卡在我胃中有數小時之久,現在終於出來了...」

滴答..

「什麼聲音?」

沒想到打了個大嗝後使得重量不均等..平台從中斷裂!最後因為一個飽隔使得眾人「慘」死,全部跌進絞肉機裡面。



這個遊戲就是玩家扮演牧師們,要將把這些被斬成6部分的(嚴格來說只有5部分)侍從組起來,讓他復活。(6部位分別為:頭、手、腳、身軀、內臟及靈魂)

玩家就是要利用上圖6大種醫療用品來治療各部位,一旦湊足6種不同的部位就是成功的復活一名侍從。最有趣的地方就是..治療的時候你不需要管這身體是誰的,只要能組合成功就好,換句話說你可以張三的腳配上李四的頭,然後灌入王五的靈魂。反正到時候復活他也不敢對你抗議,頂多只是往後到教會捐款少一點而已(笑)(遊戲中你要是組合同一個人的身體越多,後來得分越高)


「嘿,我原本的鼻子沒那麼大!」一個不知死活的侍從抗議
「喔,你對現在的身體不滿嗎?」
「對阿,這又不是我原本的『頭』,多難看~」
「好吧~」牧師不情願的掏出腰間的釘頭錘。
「你...你要幹麻?」
「你不是要換?乖,痛一下..等一下就好了。」

啪!



這遊戲有趣的地方就是沒有所謂的回合存在,而且還有沙漏干擾..因為手上的牌通常都不夠材料組合身體的部位,所以不是要跟別的玩家換,就是傳遞沙漏抽牌。因此就變成你不只是要看一下目前缺什麼材料,然後又要注意沙漏,萬一沙漏沒了就不能抽牌 ─ 浪費一次抽牌機會,然後知道缺啥後還要跟別人交談並試著交換缺少的,所以整場就是有種手忙腳亂的感覺,會就像桌遊革命上面寫的一樣,大家紛紛高喊:「我缺眼鏡,有沒有人要用手杖的?」、「有沒有黃色的內臟?」或「橙色的頭換眼鏡!」等之類的對話,非常熱鬧。




這是另一款有趣的遊戲:The Big Cheese

這款遊戲不只是點子有趣,連公司名稱都挺有趣的..Cheapass,既然公司都標明了Cheap(廉價),當然這款遊戲的價格也很便宜: $3 (美金)

這款遊戲敘述著Big Cheese公司總裁即將要退休了,你...身為一名相當有抱負的老鼠,必須藉由完成各種企劃,讓你能在眾多候選人之中突顯自己的才能,如此一來才能獲得現任總裁的青睞,並繼承他的位置成為下一任Big Cheese公司的總裁。

玩家一開始底下有10名員工,遊戲方式就是每回合都會抽牌顯示這回合的企劃為何,然後玩家以手上的員工競價,願意出最多員工的玩家就可以執行這個企劃案,然後玩家就把標到的企劃案放到自己面前,並放上出價的員工數。例如,A玩家出價5名員工,那麼A玩家就在甲企劃案放上5名員工。那麼下一回合A玩家就只剩5名員工可以拿來競價。

這遊戲機制巧妙的是...每次競標完,玩家就要把正在進行手上企劃案的一名員工回到玩家手中(也就是那員工現在閒置中,可以拿來競價),當某一個企劃案上面所有員工都移除完畢後,該企劃案就完成了。換句話說,花越多員工標下的企劃案,要花越久的時間完成,太少可能又標不到..嘻,這是在諷刺人越多效率越低嗎?

當某企劃案就完成,就依造上面的數字進行投骰,數字的意義就是骰子的面數,像是8就是8面骰(1d8),12就是12面骰(1d12)。投出來的數字就是玩家企劃案完成的得分,率先得到40分的玩家即可獲勝。(Big Cheese 就是受到總裁關愛,骰子可以重投;Veto 則是可以在競標時否決這次競標的企劃。)

由上面的敘述看來,大家就可以知道,這個競價遊戲的概念就是 ─ 不要讓你的員工閒置!

玩家就是要盡可能的將自己的員工派上場工作,不過派太多員工出去後,到時如果出現高價值的企劃案反而沒有足夠的籌碼競標,所以玩家就要衡量手中的員工要留多少個...這樣的概念就跟我先前玩的Santiago(聖地牙哥)不太一樣,沒辦法很明確的估算出來要留多少員工,而是要隨著目前的情況不斷的改變,像是價值12和20的企劃案都已經出來了,或者是快要接近40分了,就可以盡量標下企劃案,快速累積分數。

不過我認為最重要的還是要看對手留下的數量,來做調整。說到這邊,就讓我想起先前跟葉山玩的國王的早餐,這款遊戲雖然不是競價遊戲,不過我跟葉山玩到最後,發覺到一樣有趣的事情 ─ 跟
Big Cheese一樣要注意對手心中所估計的,舉例來說,當時玩3人的,到了最後我發現其他兩人好像到了5張牌後才會認定這類食材很有價值,而開始去積極收集。因此我就逆著進行,從一開始我就定好收集標準:5張,然後就放著慢慢等著其升值,這樣一來假使小龍出現,我就可以不用在要搶食物還是拿龍的之間做抉擇,只要一出現就馬上派他去吃掉沒收集到5張的食材,這樣一來此遊戲唯一個攻擊手段被封鎖住後,分數就比較能落入我掌控之中。

總而言之,這種..類似要猜出對方心中所想的,雖然上面兩款是簡單的小遊戲,不過還是挺有趣的就是了。

4 則留言:

小蟹 提到...

哈哈哈,因為原本就預料到時間並不充裕
而且有行李,因此挑了幾款都是light bg,才比較有時間玩完~
原本估計連TOI都只能觀賞一下呢…
能玩到已經心滿意足,改天有時間想再去觀光一下阿克瀚小鎮……

The Unnamable Overlord 提到...

恩,
如果要的話..到時也可以先將阿克瀚 Set-up起來,節省時間,嘻

The Unnamable Overlord 提到...

我反而是原本你帶來的那一個大盒沒試過有點可惜呢~!

fxchou 提到...

我很喜歡稱Cheapass為「賤屁股」,他們甫成立時的遊戲幾乎都是低成本、簡單紙包裝的黑白遊戲,而且玩家必須自己準備標記、骰子之類的配件,雖然慢慢的有些系列是彩色推出,所以價格也提高不少,整體而言他還是屬於走低價路線的美國公司,產品中多數由老闆James Ernest所設計,不免讓人覺得不少是自爽的作品,但是他在抽象遊戲這方面有相當多優秀的作品。
Cheapass今年推出的遊戲量大幅降低,可能是James和其他設計師組成Lone Shark Games這個設計工作室而把重心轉移...